一坛老酒高一周记

周记网56722024-03-04 07:13:12

趁着周日难得的假期,我回了一趟老家看望爷爷奶奶。

丫头,来!把这坛老酒搬到院子里去!爷爷苍劲而有力的嗓门响起,我赶紧跑过去,从他手里接过酒坛,往院子里走去。酒坛上沾满了细密的灰屑,似是饱经风霜的脸,一道道或深或浅的尘迹给它增添了丝丝神秘。我用手轻轻在坛上划下一笔,锃亮的釉立即闪射出妙绝的光,酱红色的釉像是因为被藏匿了多年,刚探出头,就色彩饱满得如此诱人。

一坛老酒高一周记

哎呀!老头子,怎么舍得把这老酒给搬出来!奶奶很是吃惊。爷爷坐在藤椅上,双眼微眯,呆呆地望着圆月,苍老的瞳分明溢满思念。良久,爷爷悠悠地说:老李头送的满月酒也存了有四十年了,明儿个老三(我爸)就四十了,拿出来大家分了喝吧!只可惜老三还得上班。奶奶的笑容暗下去,思念像流水一样塞满了空气。月光被乌云掩盖,一点点揉散。

爸不在,不还有我吗。倒酒!我赶忙打破寂静,拔起酒坛上暗红的软塞,瞬间,酒香漫进了空气,如柔滑的绸带触碰大伙的鼻翼,分散给每个人的味蕾。这酒还真是香!爷爷捧起酒坛,向堂屋走去。爷爷,去做什么?你爸不在家,也给他留半坛吧!爷爷举起酒坛轻倒入新买的釉坛,酒像滴过香料的清泉,渗着浓香留下来。老三啊!酒已经分给你一半,还剩半坛我们在家先喝了,以后要常回来看我们!似是有一滴泪顺着爷爷的眼角滑落,他用手轻轻揉了揉,强笑着,呵,这酒可还真是烈,刺着眼睛了。思念原来和酒一样甘醇。

对着月,我默默念着:爸,听到了吗?老酒我们和你一起分享,你的时光也要和我们一起分享。

半坛老酒的香依旧浓郁,爷爷第用大碗痛饮甘酒,我凑过去闻闻,一股灼热的气流倏地钻进心膛,暖暖的清而浓郁,久而弥香。爷爷端起酒碗喝下一大口,连称好酒,好酒;奶奶也忍不住偷饮一口,微微的红泛上了她已松驰的脸颊,却仍是好看的粉红色;我用木筷轻轻蘸几滴老酒,小心地探进嘴里,浓烈的香叫我喘不过气,酒精的味道早已被掩盖,米谷的灵气在四十年的温存中得到了升华,只觉得世间仅留下了酒香……干杯!一家人分享着半坛老酒,笑,在清风中满满地充释。月又探出半个脑袋,银白的光又变亮了。

秋蝉仍在咝咝鸣叫,月光仍旧清清如流,老酒仍洒阵阵香气。分享,还在被演习。

一坛老酒,两种情感;一半叫思念,一半是幸福。